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干爸爸天上掉下——2
干爸爸天上掉下——2
 我起身到卫生间冲了个澡,一会她也跟着过来,我们两个就在莲蓬底下你争我夺地嬉闹着,蒙头盖脸直冲而下的凉丝丝的水流打在我们的身上,见她让冷水一顿激射,皮肤上腻滑嫩白沾着水珠,脸上却红晕未褪妩媚无比,两瓣嘴唇微启香舌欲吐,看着我心中不禁一荡,就将嘴唇压了上去,四瓣肉唇吮咂在一块两根舌头交相缠绕。


  好一会,她才长叹了一口气,仰着脸对我说:“假如真的去了省城,我真不知有了情欲怎办。”


  “你真的决定要去。”我问。


  “是的,建斌,这是一个机会,值得一博的。”她一脸肃然地说。


  小蕙走前的那两天,她忙碌着默默安顿着一切,我心里正憋着一股恶气,冷眼漠然地注视着她,直到见她如同赴汤蹈火慷慨激昂一样上了长途汽车,我心里的恶气也没消停。


  她倒是时常有电话回家,李娜的父亲李仲楷很快就对她有了好感,在她之前他们已辞掉了好几个人,小蕙说得绘声绘色,听出能够得到那老头的认同她很高兴。而且在那里她通过李娜已经联系了好些多年没曾联系的同学,她们时常欢聚在一块,一点也不觉得寂寞,已经有些乐不思蜀了。


  有一点直至现在小蕙也不知道的,大学时我在跟她还没有正式交往时候就已跟李娜恋爱了。


  李娜也读篮球专业,她的球技正像她的为人一样盛气凌人飞扬跋扈,尽管时有同队的女生不服气地底下诽议着,说她是老爸在帮她打球。那时她老爸李仲楷已是省里的大官,经常见诸于报纸和在电视上露脸。但不得不承认在她身上有令人无可比拟的霸气,这在球场上是很重要的,那种自信也是与生俱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锻炼出来的。


  男生也多有不服气,她总趾高气扬目不斜视地从我们面前经过,像一只优雅的鹤发现爬到眼前的癞蛤蟆,脖子绷直,鼻孔矜了上去。


  有人说她眼大无神目光呆滞,也有人说她鼻梁太过笔直,嘴巴有些宽敞,不是旺夫育儿的贤淑相。有的说别看她的胸脯高耸着,其实里面戴的是港产的带海绵的乳罩,天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。他们对她嗤之以鼻横竖挑眼的,但听着却有点吃不到葡萄的酸味,反正她总是黑暗中男生的宿舍里受攻击最多的一个。


  那天,大慨是大一快期终的时候,她一个人从食堂出来回宿舍,在那条山坡上让我们前面的师哥师姐踩出来的近道上我们碰上了,她的头发弥漫出一阵好闻的气味,她刚洗过头,只随意地穿着衬衫短裙。经过时我们相互点头微笑,没走几步,我回过头刚好她也转过身来,她大声地对我说:“你为什么不敢约我。”


  那时她的红润美丽的脸上充满了挑衅的表情。


  我受宠若惊地走近了她:“好啊,现在我正式约你,过一会儿我在校门口等你。”她歪着头笑,就迈开步伐走掉,留下我眼睁睁地愣着,瞪着她把屁股摆得气象万千,柔软飘逸的裙子里面仿佛臧着有一万篇文章。


  看似无意的巧遇倒让我们心底里彼此的好感呈现了出来,尽管她离开时没有点头也没有应许,我洋洋得意于自己精心策划这次偶遇,要知道,在这条绿荫遮天的近道上我已瞄了快半年了。


  我俗不可耐地领着她钻进了公园的树林里,从她走出校门的那刹间,她精心刻意的打扮就让我激动不已,粉妆玉琢的脸跟平时判若两人,李娜一定也感到了校门口穿梭不绝的人流中的目光,她自顾了一下,反而显得更神气更趾高气扬。


  那是一个刚刚开放了的时期,传统的穿着打扮正受到冲击,胆大的企图吓死胆小的。


  树林里永远是黑黝黝的,上不见天下不见地,只有偶然的空隙的漏露透出一点光线。那月光一无遮拦地直泻在她身上时,我注意到她的皮肤在月光下泛出雪白的光泽,就像又薄又脆的蜡纸。


  她拉着我的手,她的小手热乎乎的,并且潮湿。质地精良,时髦开放的服装不是裹住她的肉体,而是使她的肉体更加散发出光彩、美艳和那使人昏迷的诱惑力。


  她还是感觉到了我那种目光,有点惶惑,有点惊喜,更多的则是犹如芒刺在背的不适应。我才揽着她的腰,她就势翻转过来,偎进了我的怀里,我觉得她一个身子抖得厉害,就腾出一只手,摸着她的脸,我就吻了她,她站住了,迎着我张开嘴唇让我吻,但是她的牙齿一直护住舌头,我试探了半天,她的舌头就是没迎接进来,不过她的眼还一直愣愣地睁着。


  像她这么一个外表看似泼辣的女孩,竟连吐出舌头迎接男人亲吻都不敢,这更挑起我征服她的豪情壮志。我们俩的双腿碰在一起,双方都呼吸急促,仿佛体力不支似的,她光滑丰腴的手臂肩膀在黑暗中更显得雪白撩人情絮。


  我的手指摸索着她连衣裙背后那排纽扣时,她也许感到害羞或受到了惊吓,我脱下她无袖的裙子上的肩带解脱她的乳罩背扣,使她齐腰以上整个胸脯都赤露出来,这时她不敢正视我的目光,然而由于她袒开酥胸,露出丰满的乳房,她好像再也不能在这片原始的粗旷的美丽的黑暗面前压抑自己,也许是这孤寂凄凉之感觉使她揭下了拘谨的面纱。


  最后当我费尽手段将她身上的乳罩扯掉时,我看到了她那美妙无可挑剔的玲珑自然的曲线,我轻轻地吻着她的嘴,要她多享受一次快乐,温柔地激起她的情欲,然后再将舌尖缩回去。我从她的腋下抬起她的双臂,她按照我的要求,双臂搂住我的脖子后,我又吻了她,这次我的舌头伸到她双唇中间,她才吐过了舌尖让我吮吸进了口里,接着就更加甜美地吮吸起来。


  她双手平静地搂住我的脖子,回了我一个长长的吻,我们双膝靠拢,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本能地寻求圆满的结合,我们的呼吸更加急促。


  我惊诧地发现自己由于兴奋而陶醉了的鸡巴膨胀着顶在她的小腹,在鸡巴的顶撞中她竟没有缩回去身子,仍紧搂着我的身体,腹部紧贴地展动着,她满脸红晕缠绕,皮肤被我粗糙的胡子扎得发红,瞳孔也放大了许多,双唇分开期待着,而且喘着粗气说:“建斌抚摸我吧,请你抚摸我的全身,趁我还没改变主意。”


  那露出浅蓝色静脉的雪白乳房,对她纤细的身体而言并不显得夸张,而对于我的手却不大相同了,我用手掌托住了她一只乳房,低下头,她少女般肉体的温馨令我陶醉。


  她使我感到惊诧,她放在我脸旁的双手把我的嘴送到一只乳房上,然后她的头后垂着,我的双颊微微偏斜,把她的乳头吮得尖硬了起来。我轮流吮着她的双乳,仿佛不能断定哪个更丰满,她深深地叹了口气,踮起了脚尖好让我的嘴唇更容易吮到。


  “噢。”她那茫然的微笑天真可爱,她羞怯地把手指伸到我的头发,然后更大胆把我的脸拉向自己,把她的嘴唇对着我的嘴唇,她的嘴香甜灼热。


  我急于知道她情不自禁时是什么样的,把手从她的裙摆下面伸了进去,沿着滑腻的大腿直达顶端,我的食指已探进了她的蕾丝花边,接触着她肥腻厚实的花瓣。我可以感觉到她的双肩开始轻轻颤抖,当她那紧贴着我的整个身子的肉体颤动起来时,我缩退回去,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热切地盼望我的双眼。


  我把她放回到草地上,我的手指笨拙地打开她裙子下摆上的拉链,她双臂随意放在头上方,紧闭双眼双唇张开,期待着,他终于把裙子脱落了,露出她那双套在白色长袜子里面修长健美的大腿,在白色透明的内裤上面,双腿在长着一片诱人的浓毛的地方并拢了,这些卷毛的颜色,比她柔软的腋毛更深些。


  我迅速地脱了衣服,跪在她身上,似乎有点担心不能圆满完成我们俩都极度渴望的动作,我生来就身强力壮,以至于那些见识了的女人们一见我的鸡巴就怕得把大腿收拢紧夹,至少开始时,都会觉得饱胀感到不舒服,其实,根本就没有这必要。


  我们的结合极其自然,当我手扶着粗硕的鸡巴挤压到她的大腿中间时,她努力地扩张着而且高高地举起。她的小穴湿湿的让我轻易地挑插进去,就在我用劲一撸时,她有过一阵激烈的颤动,紧咬着牙齿双眉紧凑到了一起,我的鸡巴再也不敢推动,就那样僵持着待到她缓过了一口气,我抚摸她柔软顺从的肉体,她的手抚摸着我的后颈、肩膀和脊背,然后又迟疑地滑去,摸着我长满浓毛的大腿,接着,一股热辣辣、强烈的、更加原始的冲动出现了,我凭男人的直觉,感到她要奉献出她的一切,她能够完全地,毫无保留地接纳我,这是她的也是女人的本能决定的。


  当她双手紧紧搂住我身体时,我再也控制不了做爱的节奏了,这时,她语无伦次说着什么,当我在她身上满足自己的意愿,也是她的意愿时,是那样痴迷,我们一次又一次达到了高潮。




【未完待续】